外国人对于西洋楼的热衷,源自于长春园部分建筑被焚毁之后的疏于管理,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多数的外国摄影师能在大清国向导或随从的指引之下,有条不紊地走上一遍。这里暂且不论入园者的身份高低与贵贱,只是在长春园寸土寸金的狭长一隅,还是能够做到穿梭自如的。在这个复杂而多变的关键历史时期,原则上绮春园作为禁园,一切闲杂人等是不能随便出入的。那么,作为法国驻华署使的谢满禄(Robert DE SEMALLÉ)也就自然而然地将目光转投给了长春园与圆明园。

我们首先来看长春园,对于摄影爱好者而言,上午乃至中午的光线是最为优先考虑的要素。皇家宫殿与园林主体建筑大多为坐北朝南而建,再加上每日阳光自东边升起西边落下,固然在建筑采光上,东南朝向显得比西南朝向更为重要,拍摄出来的建筑细节自然也会更为丰富。本着宜早不宜迟的原则,谢满禄与向导、随从一行人等首先来到了长春园西洋楼景区附近。从他本人持有的老照片相册中,我们来找找线索,先从一张法慧寺多宝塔照片(图1)起始。

重走谢满禄的圆明之旅(一):法慧寺多宝塔-梦回圆明园图1

映入眼帘的仿楼阁式密檐实心多宝塔位于长春园西北部的法慧寺建筑群之内,铜鎏金覆钟锦罐式塔刹,三层塔身佛龛环绕,通体覆绿、青、黄、紫、翡翠五色琉璃构件装饰(图2、图3、图4),整体造型上圆下方寓意天圆地方之阴阳学说。

重走谢满禄的圆明之旅(一):法慧寺多宝塔-梦回圆明园图2

重走谢满禄的圆明之旅(一):法慧寺多宝塔-梦回圆明园图3

重走谢满禄的圆明之旅(一):法慧寺多宝塔-梦回圆明园图4

参照现存的清代样式雷图档(图5)与现代航拍数据(图6)进行比对分析:以多宝塔为基准点,自西向东侧依次为静娱书屋、各面阔五间的光明性海与法慧寺相连而成的工字殿,正南为五开间福佑大千倒座楼一座(图7)。在1860年劫掠焚毁之后,法慧寺仅剩断壁残垣,唯有高大的多宝塔依旧挺拔矗立,在废墟之上尤为显眼,这想必也是谢满禄最能直观感受到的,于是才有了这张珍贵的旧影存留。

重走谢满禄的圆明之旅(一):法慧寺多宝塔-梦回圆明园图5

重走谢满禄的圆明之旅(一):法慧寺多宝塔-梦回圆明园图6

重走谢满禄的圆明之旅(一):法慧寺多宝塔-梦回圆明园图7

清华同衡规划院-建筑与城市遗产研究所

(郭黛姮工作室)

我们可以结合塔身、静娱书屋西残墙立面,以及光影折射角度做判断,拍摄位置是自东向西,此时应为上午时间段,阳光十分的充足。为了能进一步验证塔身的方位是否准确,我们从现存的长春园法慧寺档案资料中调取了一张由英国摄影师托马斯·查尔德(Thomas Child)拍摄的多宝塔老照片(图8),拍摄位置是从西南朝东北方向取景,也就是在法慧寺普香界山门遗址旁。站在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到塔身东面的建筑残墙细节。根据阳光的折射角度做判断,摄影师同样也是定格在上午至中午时分进行拍摄,也从侧面印证了谢满禄拍摄此塔的时间与方位。

重走谢满禄的圆明之旅(一):法慧寺多宝塔-梦回圆明园

图8

根据谢满禄拍摄的老照片环境所示,我们在经过对地形高度、遗址构件等诸多元素的仔细勘查之后,采集了同角度的数码影像,并对多宝塔做了初步场景还原(图9),希望能对当时的植被变迁做进一步的研究与探讨、以及为将来能结合实景做好精准复原工作而积累素材。

重走谢满禄的圆明之旅(一):法慧寺多宝塔-梦回圆明园

图9

最后,我们展现的是一幅清代样式雷长春园法慧寺多宝塔立样图档(图10),因为法慧寺与宝相寺的地盘图被一并绘制,所以多宝塔亦写作宝相寺大塔为题名。图档中对多宝塔的高度、尺寸、各色琉璃构件的分布做了较为详实的记录,同时也为老照片上琉璃塔的实体颜色还原做了极为重要的证据铺垫,极为珍贵。

重走谢满禄的圆明之旅(一):法慧寺多宝塔-梦回圆明园

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