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功能汇总

梦回圆明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更多»
查看: 46488|回复: 0
收起左侧

圆明园及其属园的后期破坏例举-赵光华

  [复制链接] 放大 缩小 原始字体
发表于 康熙三十一年十月二十一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天津

加入我们,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了解万园之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更多»

x
   兹略据圆明园自1860年焚毁后又不断破坏的一些实例,说明其遗址在几个不同历史时期中的概略形象。这种具体形象的回顾,有助于我们确定今后遗址园林其形象大体上应该参考哪些时期的状态加以综合。这是指远期遗址园林的二期规划。至于其近期的一期规划。则只要求在现状基础上略加因势利导地衬托美化就可以了。远近期两步走的规划,要密切结合起来。即使在远景规划中,也不是完全复原成为某一时期的历史面貌,而是在项目和复原程度上考虑到历史、文物、艺术价值上的精华与糟粕,加减与增删。但是我们应该形象地了解各个历史时期的大体面貌作为参考。
9 L0 [' k! Q5 V5 Y6 I0 S' j, X! G    第一次破坏当然是指1860年。那次破坏持续的时间很短,可谓是闪电式的。破坏的内容就是掠夺珍宝与焚毁全园建筑。这次破坏后的形象一直保持到1900年第二次彻底破坏以前。这一早期的遗址形象一直稳定了四十年之久。金勋先生(1900年十八岁)亲眼看到了这一历史阶段的后期形象。我们也可以从大量的史料中,甚至照片上,了解到这一阶段残园的形象还是十分丰富的。只以西洋楼一处而论,如法维哀所著《北京》,闵士推斐所著《中国美术史》,康巴士所著《中国宫庭》,裴清斯基所著《中国圣域》,以及最容易看到的滕固所著《圆明园欧式宫殿残迹》等,都反映了很早期的照片(焚毁后十年左右所拍摄的照片)。至于现存于清华大学、历史博物馆、北京文物工作队、首都图书馆等单位的照片则晚得多了,至少晚半个多世纪。但是和今天相比,仍然丰富得多。很多事实也说明,圆明园刚焚毁后不久,就有不少的中外人士通过一定的内部关系进行半秘密性的游览。李鸿章就曾为此而罚俸三个月。其实当时这个残园的苑禁已很松弛了,所以四川毛澂先生于光绪三年到京也曾来游(1877年,焚园后的17年)并作《西苑引》记实。其描述比较细致生动,对我们了解当时的形象很有帮助。他谈到:“光绪三年丁丑始来京师,蹈隙一访则树石依然,而月地云居已不可复问。承平时离宫别馆四十余所,乱后仅存六七,又多剥坏,独双鹤斋完好如故”。又谈到:“回山环合,清流潆带……宿湖上酒楼,月明如昼,荷香袭人,宫门树影,荡漾水中、菱叶有光,游鱼瀺灂”。又谈到:“岳峦洞壑,亭台竹石。玲珑■瘦,窈折幽胜。演藻绘植,粉涵黛畜,湖光山色……”又谈到:“翌晨复入,山重水复,都非昨日所经,导者亦疲(是一位身历四朝的老宫监作导游、估计七十岁以上),以非数日所能尽历,乃废然返”。又谈到:“予惟古阿阿房、建亭、未阳宫殿,皆以崇闳瑰诡争胜。园因辽金元明之旧,一变而为清■(倪云林的清■阁)。尺尺寸寸皆以陂石画法为之。壮丽虽逊于古,糜金钱不啻倍蓰,侈矣。”又谈到:“无屋不随山曲折,无山不在水中间……远过秦地宜春院,肯数吴王消夏湾。”这是说明当时山水依然原样健在,但是建筑焚毁了不少。怎么能领会这种景况呢?很显然,一方面有些孑遗小建筑是完好的。另一方面那些虽然是焚毁的,但也还有“雕栏玉砌应犹在”的鲜明基座痕迹,与今天的情况则完全不同了。又谈到:“桂宫流水潮台沉,青松夹道引黄昏,野花啼鸟谈天宝,剩粉零缣画上林。”这种气质意境,保留了早期的一种优美的遗址园林的艺术风格。总观这四十年中的遗址形象,花木、山、水、叠石、道路、桥梁及部分完整的建筑和建筑小品均大体上完整如故。这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方面。另一个则是残败的方面,就是指建筑,到处断瓦颓垣。虽然其间也有完整的,但是残毁的比重太。完整的数量当然也不少,大体上一切不能燃烧的墙、门、台基建筑小品都依然存在,但是这种景象是悲苍凄凉的。另一种是介于两个极端之间的,是树木花草,虽然大部都存在,但是比较的荒芜了,野草野花多了,完全是一派“吴宫花草埋幽径”的景象了。大树被烤死的也并不多,山水之间的花树还是比重大的(王致诚说:“山邱之上遍栽林木,而以花树为多”)。这就形成了山水花树的明丽与残毁建筑的凄凉之间的强烈对比,同时也说明了作为中国皇家山水宫苑之主体的“山水”这个基础还没有动摇。当时这个形象也说明着我们若从悲剧的艺术效果去观察那是极为感人的,它一方面暴露着破坏者的残暴、一方面歌颂着这一园林之优美动人,而且都是十分直观感人的。由于它那“尺尺寸寸皆以陂石画法为之”的极为考究的掇山理水,那经得起远观又经得起近觑的山水艺术,所以它能够很好地解决悲剧中的快感问题。在一定的感性愉快中接受内容教育,使愉快感与道德的完满密切相结合。所谓道德的完满,正是指它能深刻体现出,在一具体形象中的由高度文化所创造的“美”和“美的毁灭”中所反映出来的更大历史范围的严肃的伟大斗争。那种使人们所感受到的一种崇高感。这种崇高感,包含着民族的和被压迫阶级的,一种潜在的、真理和正义的反抗思潮的伟大洪流。当然也包括着能工巧匠们,巨匠哲匠们和进行文化艺术创作的学者们在创造人类文明中所达到的极高水平的骄傲。一处能使游人在感动流泪中进行美的享受的,美育与道德的完满密切结合的庞大的园林空间。也类似是看一出伟大的悲剧享受。这样一处能使游人像是虔诚的宗教信徒似的,和对待维纳斯女神似的,那样来对待这一遗址园林(蔡元培先生曾提倡过以美育代宗教虽行不通,但有参考价值),岂不比当年盛时完整的圆明园更有价值。一处能让游人一直在感动中欣赏的园林(早期形象有这种遗址园林的丰富魅力和真实感),在世上岂不成为叹为观止的园林了。希望将来这一遗址园林在文化身价上要达到这种水平,而不是一般化的游乐式的园林,从本质上要有区别。: o( x& D: ?9 d
    早期四十年中的残迹虽然是很丰富的,但是到了1900年这第二次大破坏中,则把全园所有的大小树木砍伐殆尽,砍伐之规模是空前的。又把所有残存的建筑,如蓬岛瑶台、双鹤斋、海岳开襟等等完整处所以及很多零星分散的建筑、木桥等,全部锯断柱子,然后用大绳拉倒。当时清河镇上木材堆积如山,交易旺盛,园内到处炭厂林立,一切小料、树枝、树根全部烧了炭,所以称这次破坏为“木劫”。兹例举当时一些事件以见一般。
) o/ P$ X2 H8 Z8 b+ Y" Z  \, a    当时社会秩序混乱,这在很多人的日记中均有所反映。董福祥率内蒙骑兵逃跑出京,八国联军入京,德国之马步队追董军直至南口,董军已至怀来,德军追赶不及而返。德军部队一部分驻朗润园,英军驻颐和园,意军驻玉泉山。所有园内陈设珍宝抢掠一空,并且用斧砍取门窗、隔扇、内外装修作燃料,任意毁坏。这时地方官署早已逃避一空,地痞流氓亦乘乱中抢掠盗窃。其最甚者为本地土著之各旗营,其一部曾经调驻城内,此时却都逃出城来。手中皆发有斜五排快枪,回到家中成为散兵游勇,化兵为匪,自由结合,聚众大拆圆明园宫殿及砍伐树木。只一个月时间,整个圆明园内的树木及原来残存之建筑即荡然无存了。园之西路多毁于精捷营,北路多毁于河北黄营,长春园多毁于白旗大小营,其拆园最烈者为厢白旗小营与精捷营之八大恶棍首领。
+ W% O; u( L4 d- O6 J    例如绮春园之“庄严法界”,在庚申之役未毁,一直保留了下来。其位置就在鉴碧亭之北岸。正门南向,为双檐方亭。亭内有四扇绿色屏门,红斗方黑字,书法光无量四字(建筑做法很像北海庆宵楼后门之半门半亭式的撷秀亭)入内正殿五间,内奉释迦牟尼。东西配殿各三间。东跨院为值房。从正觉寺外之东土山上北望,则可鸟瞰全景。又在“庄严法界”之东有“蔚藻堂”者。为南向五间,建于太湖石之高台上,也都是孑遗下来的小处所,也都在这次毁掉了。
8 Y1 |9 W2 o. ?: F    如绮春园之西南角,有称东庙、西庙者,二庙相连。东庙为“敕建河神庙”,祀本园之河神,西庙为“惠济祠”,祀运河龙神,其额曰“天神宅治”。两庙前均有旗杆各二。周围有黄柏林木数百株,林内多藏斑鸠。庙之山门三楹,歇山顶,下为石券圆门,二次间均石券假窗,入门两旁石台上塑雷公电母。过正门有青铜鼎炉,北为正殿五间,歇山顶,前有月台,正殿内奉金脸龙王,两旁“占童”各四,殿内墙上均绘壁画,为龙王出入行云布雨之意。绘法传神形象如生,色彩鲜艳,多处描金。西庙工程式样与东庙略同。但正殿奉祀闻太师,为雷部廿四位,正中间太师坐像高七尺,金脸三眼,披发,执竹节鞭,二次间及二梢间,每间各塑雷神六位,惟颜色不同,各神面前皆有红漆金字木牌位,上书某某天君之徽号。四壁之壁画,皆为雷神争斗之历史,与东庙壁画似出一人之手。这东西两庙与大片柏林,亦为咸丰庚申之役中免于火者,故非常完整,仍一直进行着二月初九与八月初四之春秋大祭。均由河工大臣与圆明园总管致祭。这次庚子九月中,由于拆匪与拆匪之间,为“争拆”而发生冲突,进行了枪战,双方各死十余人,后经中人调停,改为合作共同拆售,售出之价由双方平分。至此二庙与大片柏林均夷为平地。7 f* @; u/ j+ _( Q' X8 p2 ~
    又如长春园中之海岳开襟,在1860之役,由于船只先被焚尽,而是处建于湖心,无船可渡,故免于难。光绪年间,慈禧还专门到此处游幸,因此修茸一新,并由湖西岸上之“榴香渚”方亭至此添修长木板桥一道,上安朱栏。至庚子时,由于八旗拆匪扬言也要拆此处,所以该处之太监首领杨四,率领太监四名,园户头目周德海也率领园户十名,共同日夜驻守,但精捷营正白、正黄两旗拆匪头目却扬言将准于九月初七夜来拆海岳开襟。于是杨四、周德海等急将木桥拆毁了一段,并堆积树枝与沙袋,又由熙春园请来六名快枪手,帮同看守,其他太监与园役亦架上大抬杆枪于沙袋后面。是夜拆匪近百人,携带斧锯绳杠由西岸上木桥,发现桥被拆断,八大首领喊话,责令搭上桥板,否则若攻过去休想活命,周德海呼哨一声,众枪齐发,击毙十余人,并落水六七人,拆匪败退西岸,过山逃走,至十月初,这海岳开襟尚十分完整。后来,守方意见不一,恐天寒结冰,无法防守,敌方恶棍亦想报复,故均拟辞职回原籍。此消息为厢白旗小营所闻,该旗匪之匪目首恶,常作绑票勒赎之勾当。他们已从圆明园拆得不少财富,其所以未入长春园者,是碍于周德海与熙春园诸人之威与各不相犯之约。今知周、杨二姓撤出,便于十月十四日率众六十名,全部占领,将大量陈设箱子撬开,内皆珍宝、一夜抢净。笨重之物,硬木桌椅,又抢运了三日夜。最后将殿宇柱子锯断,用大绳拉倒,将木材抢劫了十余日方毕。最后砍伐松柏大树,七八天始清理完(此处的破坏闻名)。至此一组水中楼阁建筑群,便只剩下废墟。其他如多宝琉璃塔,如琼岛瑶台等等不胜枚举,另外还有全部铜铸品,也是在这时间被洗劫的。以上片段史料,具体地说明了这次破坏洗劫以后,全园就不再存在“五行”中之“木”了。剩下的只是山山水水,怪石荒草,断瓦颓垣。* I* L: V+ b+ \( }) h/ G
    第三次破坏是指辛亥以后,这与第二次破坏仅隔十一年。当时满清被推翻了,换了另一种时代的破坏特点。这个时期虽然说只能从石雕、石刻、太湖石、石料、砖瓦上打主意了,但其数量也是相当大的,可以称之为“石劫”的时期,但是也有拆个别残存建筑的情况。2 L0 b5 Y' h7 y5 B- e" y6 w; N
    例如绮春园新宫门。为南向五间,卷棚歇山顶,门之东、西有罩子门各一,东西配房各五间,门前列石狮二。南有红影壁墙一座,门前石路两侧有桧柏百余株,门东有膳房数十间。宫门内之东西,有值房各三间,这一组建筑群的面积也不算小了,也是完整无损保留下来的一处。至光绪庚子之役时,由成府村会首团练局保护,有快枪七十余支,当时八旗拆匪头目向成府村要求拆新宫门这一片房子,要绅董及团练局勿加干涉,双方谈判决裂后,枪战于东大地,成府团练直攻入了三旗营房,拆匪投降立约永不拆新宫门,因此得以保存下来。但是进入民国以后,香山慈幼院计划在成府街东之侍卫营一带建香山中学,便从颐和园事务所之润贝勒手中,将绮春园新宫门全组建筑以极低价格买下,拆运至成府之香山中学基地内存放,后来因故一直未能动工,而新宫门之全组建筑与大片松柏林则完全消灭净尽。9 }* o8 O6 p5 @$ j3 @2 l9 \
    这一时期颐和园事务所一大部分收入就靠卖圆明园残物过日子,空车进去,自己随便装满一车出门交一块钱,这一车货、实际上装了三车的东西,到了门口,还有两辆空车等着分装。更有些有势力的人,像军阀王怀庆就任意选取,根本不给钱。遗址上汉白玉的台明、台阶、条石极多。王怀庆用了很多,又是建达园,又是建东四十一条的宅园;中山公园也用了不少石刻和太湖石;协和医院用了不少;颐和园用了不少;燕京大学用了不少;北京图书馆用了不少;东交民巷各处用了不少;一位德国军火商用来建了翠华花园;双合盛啤酒厂用来建了宅院等等多不胜数。所有能作建筑材料的,地面上的方砖、屋瓦、墙砖、石条,地下的木丁、木桩,紫铜管道,以及碾米作坊用的白砂粒等等,无不从圆明园废墟上搜罗净尽。每天几百车的断续拉了三十年。
. P$ F% G, w# J" a' Y. w    第四次破坏应从1940年前后算起,一直到今天尚在破坏中,可以称之为“土劫”。即是平山填湖毁园还耕。就像畅春园和东北义园那样的下场,圆明园遗址的痕迹,也就将从历史上彻底抹掉。* Q8 j4 L# e' t, V" D' r
    20世纪30年代末,这里只有少量的菱芡水田和颐和园事务所经营的福海一带的苇子地。到日本占领时期的1940年前后,由于北京粮食紧张,所以大行奖励开荒,从这时开始,才有人平山填湖开辟稻田,但数量很少,面也不大。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园内的土著,都是原来太监和园户们的亲属后人。直到解放初期,这里人口增长仍很缓慢,极少量地流入了一些人口,大都是当地土著从定兴、新城两县引来的亲友。当时山水格局依然如故,山石、山洞大体未变。很多地方如前湖、后湖,如长春园的水域大部都养着鱼。山青水秀,游鱼可数。20世纪50年代时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园的选址,曾经考虑过这个地方,很多人赞成这个方案,那是由于水丰而土泽,地形多样,小气候条件极好,建筑基地占地比重并不大,而可用面积很大,而且文物、历史、科学、艺术互相之间衬托,可以相得益彰,不是相克,而是相生。当时若定在这里,何至铸成今天的破坏如此之重。城市规划上,只是一直把它定为全市性公园绿地,并未做过很细的研究。曾经一度也还有建水厂的考虑,所以进行过地下水文的全面勘查,留有全部资料。20世纪50年代中,周总理曾向梁思成先生说:“圆明园遗址要保护好,将来有条件时作一些恢复。”周总理与梁先生实际上都无暇顾此,从1956到1960年,园林局征购了园内除稻田以外的全部耕地,进行了大规模的全面绿化,但是由于稻田没有征购,房子没有考虑,没有彻底解决农民与文物保护之间不断发展中的矛盾,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农民的问题,所以到了三年困难时期,生产队又把征购了的土地要了回去。从那时开始,人口也迅猛地流入。于是大规模地进行着平山、填湖、造地、砍树拆遗址、盖房子的活动,更有甚者,公社一级的马场、猪厂、鸡场、鸭厂、大型的面包厂、区供销社的土产部、区级的印刷装订厂、机械修造厂、打靶厂……都在这块无政府的土地上发展了起来,居然成了一个自由王国,各自随心所欲,毫无顾忌地去改造这个世界。那些年中,附近一些高等院校的老师们经常需要劳动,于是就近挂钩,在生产队的指挥下,进行劳动。兹举一例如下:在绮春园西南部,有两个水中岛屿,一处是“绿满轩”,一处是“畅和堂”。笔者从头至尾看完了这一场改造地形的建设,这是北大的老师们几十人,在生产队长的指挥下,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完成的。用大绳和撬棍,把大量的山石拉下水中,然后再把岛上这山的土全部垫入水中,最后造出了一块面积并不大的农田来,至此若再按图索骥,什么遗址痕迹也找不到了。而今天的这种破坏形势,已发展到改用推土机了,一个承包小组扬言,马上就要用推土机推平长春园西部与福海东岸这一带,要拔掉原有的一片杏林,要推平小花神庙一带山环水抱的目前还有些杏花春雨碧潭云影之自然野景的小景区。我们说圆明园遗址虽已毁到了这种地步,但到底是气象不凡,那些很残的柳陌菱塘,杏林山野,也还有几分魅力,至此又将全部毁光。. }4 K9 a) g: W! t9 U8 [# p
    这称之为第四期的破坏时期内,由于圆明园根底之雄厚,所以仍然还存在着残存的古树和完整的处所。在花神庙一带有一株古桧,是到了20世纪50年代才被生产队破坏砍倒的,当时此树横卧在地上,对面不见人,其粗可知,这是建圆明园以前的古树,另外保留到第四期的依然完整的处所,就是正觉寺,虽然是座庙,但到底是在这山环水抱,古柏与荷塘的浸润之中,其园林气氛很重,仍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园林处所。规模在圆明园三园总图上也显得很大,位置在通向清华大学西门大路上,1975年还比较完整,但是今天已面目全非。这座喇嘛庙当年是隔鉴碧亭大湖与绮春园新宫门并列,位置十分显要。它建于乾隆年代,前后共五进。入正门为天王殿,再入其正宇为三圣殿,再北即为文殊阁。此阁为八角双檐之亭,内奉文殊菩萨骑青狮之像,总高二丈有余。左右立二站童,左方为狮奴,虬髯卷发,手持青狮项上之缰绳,右方为韦陀之立像,全身甲胄,捧杵待立。此两座站像均高八尺,文殊菩萨像及其背光均为木制包金,狮与二童均上五彩拨金做法,下乘白玉石台。最后之一进为后楼九间,内奉五方佛,楼上奉欢喜佛。该处前后均有配殿,周围之廊房为喇嘛住所,这也是一处于咸丰庚申之役免于难而保留下来的,极为完整的处所。至光绪庚子时,该寺曾一度立为坎字义和团所占用。有团众约百人,其头目人名滑六者为香头,助理坛务,练众大多为来自文安县之种水稻与编苇席的农民,联军入城后一哄而散,至翌年即光绪二十七年春,由于德军驻朗润园,离此极近,所以德国兵常到该寺拆大殿之装修及门窗作燃料。偶像之鼻子亦多被德国兵砍坏,有大量西藏进贡之锦边彩画番佛像,亦多被携走挂于朗润园之兵营内。该寺钟楼之钟,为青铜铸造,周身梵文,铸工很细,亦被德兵拉入朗润园西门内。进入民国以后,颜惠庆用理番院之公款买到手,作为其私人别墅之用。将殿内佛像全部拆去,堆积于部分空房内,改造了建筑装修,安装了地板,给资遣散了十几名喇嘛。过了些年,这片房子和周围古木柏林,又全部转手给清华大学。学校一直作为单身教职员宿舍之用。那时古柏森森,山水荷塘,春日少风尘,夏季倍凉爽,一直到60年代,依然保持得很完好。后来清华大学退出,海淀机械修造厂便进入。特别是从1975~1977这两三年中,大量修造厂房及生活区,乱拆乱建,至今已90%毁光,并且砍光了近百株的松柏树林。至此,一处硕果汉存的惟一完整的圆明园之遗存,又宣告消灭。" e$ p- j) G8 j0 o2 r: I
    圆明园外围之属园甚多,庚子之役大体上均未破坏,对这些完整的园子,首先开头破坏的是徐世昌。他主要依仗的是袁世凯的兵权,他在1909年,首先向清廷请求“鸣鹤园”与“镜春园”二园为修养之所。言明每年交皇室租费四百元,但交租一年已投税红契变为私产矣。这两园并列的原因是由于在光绪二十二年时慈禧已将镜春合并到鸣鹤园。同时此两园之建筑繁密,适于拆出大量木料外运。所以当徐世昌将此两园骗到手后,即将两园之建筑拆去了十之八九。打出去的名义是为了“学习农业”,以便腾出空地来。实际上这位“水竹■人”,却把全部木料运往河南卫辉原籍去了。隆裕太皇见此骗局后不敢过问,但恐其他各园遭此同样下场,遂急下懿旨,将其他各园赏给各近支王公大臣为私产。于是把“蔚秀园”赏给载沣,“朗润园”赏载涛,海淀蒋沟的“五公主园寓”赏载洵,“集贤院”赏溥伦,“澄怀园”赏绍英。至此,军阀王怀庆一见自己已无下脚之处,遂将圆明园大宫门前包括扇面河之一部据为私有。他拆了舍卫城和安佑宫大墙的砖,西洋楼之石刻门腿,狮子林的太湖石,建成了“达园”。辛亥以后,“礼王园”售与同仁堂乐家,保护得较好。“承泽园”售给了盐业银行,经张伯驹之手也整饰一新。“澄怀园”售给东北义园变成了公墓。“达园”亦为公墓事务所购去。“朗润园”永租给了燕大。“德贝子园”售给潘馥。“畅春园与西花园”由军队将山河填平,改为西苑兵营。“僧格林沁园”、“自得园”“圣化寺”、“泉宗庙”、“倚虹堂船坞”等均拆卖。“蔚秀园”、“集贤院”、“侗公花园”皆以廉价让与燕大。“熙春园”、“近春园”售与清华学堂。“乐善园”改为农事试验场。燕京大学建校时通过颐和园事务所购得圆明园之安佑宫望柱四根,龙凤丹陛石一块,石麒麟一对,植树碑一座,西洋式线法桥一座,喷水石座二具,谐奇趣前喷水石鱼,及福海沿岸之大量花岗岩石料以及太湖石。北京图书馆则运走长春园大东门之石狮,福海西岸的昆仑石,文源阁碑等。中山公园取走万春园仙人承露盘之石座,西洋楼远瀛观之石雕栏干等等。颐和园取走了……至此,从西直门到圆明园一带的园林之盛,则转入到“曲江痛哭子美诗,连昌写憾微之词”的境地了。
: @, u6 }; F2 w& D- }1 O# r4 Q  k- q/ o8 m( L
作者系中国圆明园学会学术委员、北京市园林局高级工程师
' _/ q7 [. p8 Y$ q" s& p! h' h
& ^8 Y' x+ b! @* v  J
昔日夏宫的守护使者-守望圆明园志愿者保护队(Old Summer Palace Watchmen),期待您的加入!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更多»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提倡文明上网,净化网络环境!抵制低俗不良违法有害信息。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官方QQ群
载入中

梦回圆明园 | 手机版|小黑屋|意见反馈|百度|谷歌|

GMT+8, 2020-2-22 01:54 , Processed in 0.260822 second(s), 35 queries , MemCache On.

安全运行 天, 本站资源大多来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利益请告知!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本站公益团队:守望圆明园志愿者保护队™

京ICP备11016256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06号

Copyright © 2011-2020 Mhymy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